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你不老 江山为你妖

在路上,每一站都是天堂。。。

 
 
 

日志

 
 
关于我

一个诗情画意的骑行者,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让思想远行,让文字独舞  

2012-06-01 14:37:05|  分类: 天无栏心亦无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灵魂远行,让思想独舞 - 风一样的男人 - 如果你不老 江山为你妖

 

  1、也许是这组飘忽的宫灯,让我宁静下来,仿佛把思绪带到飘渺的夜空,什么也不想,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让灵魂远行,让思想独舞 - 风一样的男人 - 如果你不老 江山为你妖



2、也许我该坐在吧台前,点燃一根烟,品着那半瓶残酒,静静听着。

让灵魂远行,让思想独舞 - 风一样的男人 - 如果你不老 江山为你妖

 3、也许,约三两个老友坐在高脚凳上,品着咖啡,谈着摄影,也是人间美事!也许,倒退十五年和那位没有结果那位姑娘面对面坐着,羞涩的看着对方的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耳畔流淌着克莱德曼的钢琴曲。

让灵魂远行,让思想独舞 - 风一样的男人 - 如果你不老 江山为你妖

 4、也许,像那位小伙一样谁都不约,点一杯冷饮,傻傻看着缸里的热带鱼。

 

 

 

      也许诗人都是这样吧,总是在路上,总是在寻找。在寻找的路上拾起片片灵感,穿成串串诗行,日子过得也便这样有滋有味了。不能说文人是多愁善感,也不能说他庸人自扰。有时真的需要那一点点的伤感与愁绪,更需要一点点激情与热爱,将自己浸溺其中,才能写出作品来。
      喜欢写诗,喜欢爬山,喜欢骑车,喜欢行走,喜欢美女。
      我喜欢一切美好的事情。珍惜一切美好的事情,更希望能把生活与写作,或者是说把生活与理想分开来。当我们写作时,我们可以爱一切想爱的,恨一切想恨的。让灵魂远行,让思想独舞。如果回到现实生活中时,最好还是披上成年人的外衣,让思想远行,让文字独舞。

      文字,优美的,沧桑的,历练的,稳重的,调侃的,承载着有梦的人,续演那个未完的梦,无形中,感染着有共鸣的人,慢慢的让这些文字流入内心最深最远处,直击心房,触动每一根弦。而这根弦中,弹奏的是何种故事,每一位读入心扉的人都不一样,或者有共鸣。而写这些文字的人,已经把所有思绪表现在文字上,不论你读或不读,我的文字都在那里,不招摇也不张扬,它只是让你身如其境般感悟那种相似的声音!!!那种声音,你认不认可,它只是代表作者的一种心境和人生态度。有没有一种文字,曾经颤动过你的心吗?

      杜拉斯说:“我还怕什么呢?害怕活着?害怕活着活着死了?害怕爱上,害怕爱上就忘不了?”真的,我还怕什么呢!

      思想是一种卑微的野草,只适合在低洼处生长和蔓延。那些在高处招摇的,不是藤类就是花朵。 剥夺他人生命的被叫做罪犯,剥夺他人思想的往往被尊为领袖和伟人。 失去思考力的人无疑是最幸福的,因为他可以身处黑暗而相信着这就是光明,这才是光明。面对追上来的强盗,主人惊惶失措,催促驴子跟着他快跑。驴子问:“难道他们会要我驮更多的东西吗?”主人说那倒不一定。驴子于是不紧不慢地回答:“那我为什么要跑啊!”

      写这则寓言的伊索忘记了一个基本前提:身为驴子,一旦有了思想,他就不可能有机会在路上,而只可能在屠房。 更为悲哀的是,我们绝大多数自命不凡的人类都会紧跟着主子一顿狂奔,然后仍旧埋头驮货拉磨。在日益“后现代”的今天,我仍然能够清晰地听到人们思想中响起的镣铐的声音,尽管它可能用着迪斯科的节奏。 人类是唯一不需要缰绳就可以被牵着走的动物。 我们没听说一个人靠贩卖虎皮成为老虎的,却经常看到人靠贩卖思想而成为思想家。 历史一次又一次证明,一旦思想成为统治工具,它和刑具便没有任何区别。
     公平的意义在于:羊绒和虎皮上的梦丝毫不比草地上的梦甜美。同样,阔居广厦者的思想空间也未必就比蜗居陋室者开阔。
     思想的自由是一切自由中最幸福的自由,它不可能因为金钱和权势而得到,却经常因为金钱和权势而失去。唯一公道的是,当有人企图扼杀他人思想自由的时候,他自己的心灵也已经被屠戮。历史上的每一个独裁者,其强悍的外表下面没有一个不是病态的、怯懦的内心,他永远不可能明白自由呼吸的灵魂所能享受到的那种幸福和惬意。
      在缺水的沙漠里,仙人掌便自诩为栋梁。在缺钙的国度中,侏儒看上去就是巨人。
      读到过很多“大师”、“文豪”、“国宝”志得意满的杰作,心底里只想对他们说一句:下跪的姿势无论多么优美,它终究是下跪。
      天鹅以白为美,乌鸦则以黑为荣。
      我们人类的所谓思想、主义、理论,是不是也有着类似的情形?
      真正的思想从来不诞生于掌声之中,而残喘于呵斥之下。
      很多学者、专家、理论家的田地里,生长的都是些季节性的作物,常常可以随行就市,卖个不错的价钱。
      沈从文说“我一生从不相信权力,只相信智慧”,黄永玉说“跟智慧越近,离权力越远”。
      但更多的时候,权力不仅被等同于智慧,更被等同于思想,在这么简单的常识面前,我们已经一错再错。
      花开都无法统一时令,鸟鸣都无法整齐划一,而独裁者居然可以让自命为万物之灵的人类用同样的频率呼吸,用相同的节奏思考,这是我对于独裁者唯一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