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你不老 江山为你妖

在路上,每一站都是天堂。。。

 
 
 

日志

 
 
关于我

一个诗情画意的骑行者,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深峪幽兰:飘逝的山鹰——关于山难及生命的另一种思考  

2009-11-05 17:16:12|  分类: 爬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照片上的希夏邦玛西峰雪山安静地笼罩在一片静谧的微光中,泛着淡淡的蓝色,它显得是那样地幽静,犹如一位高雅纯洁的少女,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这样的山应该是有神明的,山都是有神灵看护的。”忘记这是那部电影里的一句话了。我不是泛神论者,但并不妨碍我怀着虔诚的姿态去敬畏地接受这句话。
  
  所以,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故,我一直不愿用很悲惨的字句去形容,我更愿意把那几个陨命的山鹰队员看做是山的儿女,他们的离去对于神圣的山峰来说,是一种皈依,他们飘散的灵魂都融入了山的血脉,和千年积雪一道化作了永恒。
  
  (二)
  倘若没有其后的某些思考,我一定会怀着深深的敬仰去面对那些归逝的灵魂,因为他们是一群生命中充满着勇气和决心的人,对比渺小如我一样的平庸者,他们每个人都能有一百种骄傲自豪的理由。
  
  事实也是如此。当事故的消息传来之后,很多人都对其报以轻蔑的调笑,然后我在一个论坛就看到了这样一句为很多人熟知的诘问:“燕雀焉知鸿鹄之志?”我想,对于一贯怕死的我来说,如果站在那些勇敢的山鹰队员面前,我肯定就是那只渺小的燕雀。
  
  (三)
  最早知道山鹰社是在我去北大的第一天,时间是去年的三月份。当时我的一个好友把我领到了北大的校园里,她跟我认真讲述着关于未名湖和博雅塔各种传闻。在我们回去的路上,我不经意间在路旁看到了那道写着“山鹰社”的红色条幅。好友告诉我说,它是一个学生自发组织的登山社团。
  
  我生来胆小,对登山一类的冒险活动从来不感兴趣,所以尽管山鹰的名字很好听,但它当时依然在我的耳边一掠而过,没有留下任何深刻的痕迹。我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参与到那样的活动中去。我太怕死,冒险活动对我而言不会有任何乐趣,只能会是一种折磨。但也许源于自己的怕死,也许源于对自己日常平淡生活的厌倦,对那些心高志远的山鹰队员们,我在内心里依然带着一种由衷的敬仰,因为他们在勇敢地做着我自己不敢做的事。
  
  (四)
  如果没有这次突如其来的山难,我也许仍会一直在内心里对那些山鹰队员们敬仰下去,抑或渐渐遗忘。
  
  据推算,事故可能发生在8月7日。8月11日,也就是事故发生的第四天,那天我恰好见到了那个在北大读研的一好友。北大的那个朋友和我谈了许多学在北大的感受,使我依稀感受到了某种弥漫在校园中的严肃紧张的气氛。
  
  和朋友谈话的时候,我已完全忘记了山鹰这个名字,否则当时的我一定会带着好奇问询他对山鹰的看法,因为在我的感受中,他所谈起的北大和山鹰所代表的北大有着泾渭分明的反差。而或许是出于好奇吧,我很想知道真实的北大是一种什么样的气质和情景。
  
  (五)
  再转回来站在相对冷静的立场来看待这场山难。
  
  我很想说,作为生者,我们没有理由对逝去者再指指点点,每个人都有自己渴望触摸的天空。站在这个意义上,生命属于人自己,自己可以自由去支配,这或许是理想主义者的态度。而我猜想,酷爱登山探险的人可能大多都是理想主义者吧,或者说骨子里带着理想主义的精神。
  
  但是让我们暂且放开那个闪着光亮的理想主义的帽子,试问一句,人的生命真的属于自己吗?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就这样跟我说,当我跟她说起我很怕死的时候,她说她觉得死亡对于个人来说其实很平常,而她活着其实更多的是为了爱着她的家人,因为如果她突然离开这个世界,悲恸的不是她自己,而是她的家人,和所有爱她的人。许久以来,我一直记得她的这句话,也因此更加爱她。当听到山难的不幸消息时,我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也是女孩的这句话。
  
  站在亡者的角度,他们献身于自己钟爱的事业上,人固有一死,能把死亡献给自己钟爱的运动上,这样的死亡不算悲哀。但是站在他们的父母家人角度上呢,这样的问题或许残酷,可这是可以触摸的现实。他们的逝去,留下的阴影会覆盖家人的一生。也是站在这个意义上,我曾鄙视过所有的冒险行为,我为自己寻找的理由很直白:怕死。但真实的理由肯定包涵了那个女孩的话,也包括了自己对生命的一种理解:人的生命不仅属于自己,还属于你周围所有真正爱你的人。
  
  亲戚悲泣,他人已歌,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你的生命从诞生的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不仅属于你自己,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样的生命是不自由的,但这不自由里面包涵的却是一份比自由更可贵的责任。
  
  (六)
  可能我太感性了,所以看待事情的时候或许不可避免地带上感性的目光。在山难发生之后,有很多人开始以一种技术的角度切入这场事故。比如有一种说法是八月正直希夏邦玛西峰雪山的雨季,极易发生雪崩,不是登山的最佳季节,选择八月登山本身就欠妥当。还有一种说法,大学生毕竟不是专业登山队员,无论是技术和装备都落后于专业队员,所以其登山的危险系数也随之加大。等等。最后的结论是:学生可以继续从事登山活动,但一定要在加大安全保障的前提下进行。
  
  应该说这样的说法本身没什么不对,谁都不希望看到悲剧的事故发生。但是从现实的角度上来说,登山本身就是一种埋伏着危险的运动,像山鹰这样的山难事故在任何一个登山行为中都可能出现,想要绝对避免事故是不可能的事,除非人根本不去登山。每个人都知道登山的危险,那些选择登山的人在选择之初可能就无数次考虑这个已知的危险了,但他们依然故我,就说明他们在登山面前已经把死亡置之度外了。
  
  所以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死亡对于他们自己来说,并没有多么悲剧的意义在里面,也许恰是令他们欣慰的一种结局,因为他们用生命的代价证明了他们一直渴望追逐的勇气,而这勇气在他们自己眼中也许比生命的份量要重千百倍。
  
  我不是登山爱好者,但我一直想尽量站在挚爱登山的角度上去看待这件事。那是群渴望奔放生命方式的一群人,在他们的意愿面前,一切限制都是多余的,他们看重的就是那勇往直前的自由征服。对待这样的一群人,你加给他任何的保障可能都会被他们看成是一种负累。
  
  (七)
  很多时候,把任何矛盾的事情升至形而上的高度去解析时,最后都会难以挣脱地陷入理想和现实的对立上。这同时也涉及到我们这个时代一个最有争议的话题:精神的意义。
  
  或许是我们现实的生活中拥挤了太多功利的东西,“精神”一词很少被人们认真的提及,思考“精神的价值”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其本身就是一种与功利思维相背离的行为,当然有理由为现实的人们所摒弃。然而“精神”的提出在很多场合,尤其在面对猥琐的态度时,它的出现都足以构成一次对价值判断的沉重打击。人们日复一日的对利益的追求,使得人们逐渐忽略了精神自身的意义,然而对精神的感悟并没在人世间消失,在无数个与尘世背离的瞬间,精神都在争议的上空散发着闪烁的光芒。
  
  登山运动就属于那种满载人类精神倾向的一种活动,它象征了人类对世界永韧征服的勇气和决心。而这种勇气和决心是人之所以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最具价值的东西。所以登山运动背后所承载的内容实在是太过丰富了,正因为如此丰富,才很容易引起人们的闲言碎语。在某种意义上,这永远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话题。
  
  (八)
  几只勇敢的山鹰投身于雪山的怀抱,逝者已逝,一切的纷争对他们来说都了无意义了,是多情的生者把这件事命名为“山难”。而且,还可以肯定地说,未来还会有同样的山鹰飞向更高的雪山,其中当然也会不可避免地发生同样令人惊悸的事件。这样的预言已经不算是预言了,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是一种人类行为的必然规律。
  
  我们所能做到的只应该是:尽量抱着一种宽容去看待别人所谓的奇异行为,包括逝者的亲人,重要的是我们还活着,那么就好努力好好地活下去。
  
  (九)
  重新再面向那一片神秘的雪山的世界,蓝色依然幽深。这个时候你只能听到周遭尘世的喧响,你绝对感受不到在那片广袤的白雪的世界里,还隐藏有灵魂叹息的声音。你所能感悟的只有一片静寂。
  
  就在这样凝视的时刻,我的脑子里忽然跃出一个特别的想法:这的确是一座神山,它的神灵正忠诚地看护着它,而神灵拒绝对人类对它的侵入和征服。这样的想法逐渐茂盛地成长开来,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写满了对自然界的征服与破坏,当今天我们呼吸着城市溷浊的气体,当我们凝望着沙尘密布的天空,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来说,不该为自己同类对自然界的野蛮征服带上一丝歉意吗?
  
  渺无人烟的雪山犹如一位高雅圣洁的少女,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她是那样的美,然而,既然你醉心于那样的美,你远远地欣赏着就是了,干嘛你还要不顾生死地亲临去破坏它呢?
  
  生命总是存在着无数种悖论,呜呼!(深峪幽兰)

 

登山特别提醒

  ● 登山前,先关注气象。设计登山线路时,要注意有避雨的亭子或者村庄;

  准备好通讯工具,最好要有登山手杖。穿鲜艳或深色的服装,便于发现和辨认;

  ● 突遇暴雨时,千万不能慌张,尽量弯腰,靠着有岩壁的一边走,将重心放低,以免被大风刮倒。如果伴随有打雷,则要避开大树;

  大雨后迷路,无法判断方向时,可以找找身边有没有铁塔。一般情况下,铁塔上都有编号,救援人员可通过供电局编号来定位。

  ● 上山迷路,按常规该往山下走找路,或顺溪而下出山谷。但遇岩壁陡峭、没有山路,或者绝壁深潭当道,反而危险。因此,千万不能独自前往原始森林登山,需有非常熟悉地形的向导陪同;

  ● 山顶遇险,气温较低,要走动。一定不能停下来休息,否则血液冷凝下来,很危险;

  ● 夏日登山,千万不能贪凉泡凉水,很容易着凉感冒透支体力。

 
 
久闻
苏轼曾写过的朗朗诗句
"九仙今已压京东"
久慕
战国时期马陵大捷以后
辞去
齐国军师的孙膑
浪迹
山林
终选九仙山
写下
不朽之作
《孙膑兵法》
...
4月25日
我和驴友一行11人
开始了
九仙山腐败之旅
...
多年来
徒步行走
已成了
生活习惯
或许
是源于这种习惯的力量
一次次出发
一次次远离
一次次征服
但最终还是要回到这美丽的城市
逃不过
也不必逃
现实中的轮回


                                             原以为 
                                            走过云南

就是一种极限
而生命不息
脚步不止
...
这次
远征九仙山
篝火
烤全羊
绝壁速降
沙滩戏浪
还有
满山遍野的红杜鹃
快乐满满的
思绪满满的
在龙庙
看见一副对联
上联
第一个字是三个山字
第二个字是两个山
后面的字是
山中仙人俯
下联
第一个字是三个云
第二个字是两个云
后面的字是
云下道人家
这四个字
我写不出
不是我不行
电脑里没有
...
是狂欢
是腐败
是自虐
更是一种经历
那就让
无可羁绊的脚步
印在
九仙山上
印在
幽长的峡谷里
印在
在云和午后暖阳里
印在
宛如异域的情侣峰里
...

                                           最美的风景

总是在路上
以及
看风景的心情
唤醒
沉睡的心灵
追随
坚定的脚步
这是
九仙山驴行
最深的感受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